但凡是刑附民的执行案件

2020-06-29 17:48

吴晓伟以最快的速度为他们办理了上限救助,并将这件事烙印在心里。他说:“我给他们打过电话,表示了歉意,但是始终未能当面认真地说一声‘对不起’。”

他就是吴晓伟,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干警。自执行决战决胜阶段以来,吴晓伟成功执结案件128件,帮当事人执行回款近两亿元。6年来,他多次获得办案能手、优秀公务员、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如此大标的案件,在没有查控到可执行财产的情况下,居然以担保人在极短时间内服判认责、自动履行而执结,这让吴晓伟十分感慨。因为一些同类案件中,法律意识淡薄的担保人经常会说,“钱又不是我花的,谁花了钱找谁去”。白纸黑字的法律规则被有意回避着。

他到执行局当书记员第一次做笔录时,法官和本地的当事人谈了一个多小时话,结果他只记录了区区五行。这让承办法官感到不可思议,最后只能耐着性子,将说过的话重复一遍,一一向他提示要点,好不容易才补完了笔录。

当妻子遭遇外伤危及生命时,凌晨两三点钟,他独自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等着手术清创中的妻子,妻子的疼痛哭喊,几乎将他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吴晓伟对生活的苦难有切身的感知,这不仅源于工作,也源于自己的生活。

他开始成为本土栏目剧“生活麻辣烫”的忠实粉丝。只要一下班,他就脚步匆匆,仿佛是去赴一场热烈的不可告人的约会。同事们约着一起外出游玩,他也全都推辞了。每天晚上,他戴着耳机,盯着电脑屏幕,跟读着方言俚语。外面夜深人静时,他仍独自念念有词。

这名被执行人年近70岁,来自青岛,她并非直接的借款人,而是担保人。在发现自己被列入失信名单后,她第一次打来电话,言语非常不客气,在电话里吵吵嚷嚷的,后来赶到法院办公室也是气愤难平,一味指责执行干警。

免责声明:

靠着每天单位、家庭、医院三点一线的奔波,吴晓伟终于咬牙坚持,苦撑到风雨落幕,工作也重新步入正轨。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后来,他在当地法院门口见到了这对夫妇,他们不过50多岁,但看上去却像70多岁的样子,憔悴得眼睛完全失了神。男的有些行动不便,抓着他的手,说出了一段让吴晓伟非常震惊的话:他们的女儿,20多岁,被男朋友杀死了,尸骨无存。

执行局领导多次让吴晓伟请长假,但在梳理了家庭和工作中每天需要应对的事项后,他前后一共只请了5天假。

“那段时间,执行攻坚正值紧要关头,每项任务都明确了时间表,每一步都要依节点推进,我不愿意拖团队的后腿。”吴晓伟说。

“我们做执行工作,遇到了很多的悲欢离合。我很想通过这份工作,去为当事人弥补一些东西,让事情成为它本来应该的样子,正确的样子。”吴晓伟说。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终于,这位老人变得冷静,打消了疑问,她很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责任,表示自己签的字应该承担法律后果。数日之后,老人就通过质押股权的方式,借款将全部4000多万元执行款交到了法院。

他将这份追悔莫及投影到了后来的工作中,但凡是刑附民的执行案件,他无不事事注意、步步留神。

如今,吴晓伟承担了大量的遗留案件,时间跨度长、案卷数量多、千头万绪、诉求累累。卷宗内外,行行文字,都是他和当事人互相羁绊、密密麻麻的人生。

吴晓伟先让她发泄完不满,然后倒了水给她。等她稍微平静下来,吴晓伟就开始作法律释明。

为了攻克方言难关,吴晓伟和自己较上了劲。接下来的7月到11月,是山城最酷热的时节,也是他的闭关特训期。

但是,由于无法办理产权证,这种处置仍有隐患。吴晓伟又多次往返于国土、房产等部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原测绘单位,走快速通道,这才完成了办证程序。

“十分窘迫”,吴晓伟说,重庆话急骤、短促,虽然能听懂一些,但又不太确定。面对严肃的法律工作,他自然不敢轻易将当事人的话记录下来,白纸黑字的往上写。他怕自己万一听岔了、听反了,那就会给对方带来法律上的责任,损害到切身利益。他心里有所珍视和敬畏,下笔便自然顾虑重重。

吴晓伟呆若木鸡,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内疚到无以复加。这对老人承受着世界上最痛、最残忍的悲剧,他们像两个影子一样走来走去,走向完全绝望的生活。

吃了多次闭门羹后,吴晓伟终于了解到对方因身体原因无法工作,所以迫切想得到这个商铺,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吴晓伟决定帮助他,经过与买受人反复沟通,最终其同意隔断出这个商铺。

他是西北人,工作后才来到西南。做笔录,他开始甚至听不懂重庆话。

老人很感谢吴晓伟与自己的多次恳谈,她说吴晓伟让她觉得法律和法院都值得信任,自己心悦诚服。

他巨细无遗地解释了相关法律规定,然后逐个分析案件中所有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在他的条分缕析下,对方慢慢明白了正是当初自己对案件的回避造成了现在的被动局面,她的责任无从推脱,法律是严谨和严肃的。

最后,相关案款全部顺利发放到位,这件历经10年有余的系列案件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就这样,吴晓伟前后看了三四百集剧,对每句台词都细心揣摩。除了追剧之外,他还买了一些“重庆掌故”“重庆方言”方面的书,多方采撷,一炉共冶,终于让他成功穿越方言的“迷雾”,重新站在了起跑线上。

“来到山城之前,我一直生活在黄土高原,后来负笈求学也未离开过家乡。现在翻山越岭,到重庆6年了,也做了6年的执行工作,这里的山水当然如诗如画,让我非常陶醉。”吴晓伟告诉记者。每个地方的风景可能不一样,但在生活的滚滚烟火之下,作为普通人酸甜苦辣的生命体验是相通的。

吴晓伟,34岁,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干警,该院执行局的青年突击手。他严谨认真、兢兢业业、踏实稳重,每年办案数量稳居全局前列,善于攻克骨头案、钉子案,凭着一往无前的执著和韧劲,成功执结了多起疑难复杂案件,且无一信访、无一不廉举报

后面几天,这位老人带着律师几次来到法院,吴晓伟每次都和她说上一两个小时,反复讲述相关法律和道理,并援引了很多类似的案例给她看。

后来,案值4000万元的执行案被他说服执结。许多多年“骨头案”被他啃了下来。当事人都说他办案有着浓浓的人情味。

“他们彻底被罪恶摧毁了,余生的每一天,都毫无意义。他们看了多少遍那份判决?在哪一行字里泪如雨下?生活甚至夺走了他们的痛感,让他们显得枯槁、麻木,尽失了生命的气息。”吴晓伟说。